首页  >   人物访谈

千古南音传承的台北实践

2017-08-30 17:18 福建日报

   

 王心心在心心南管乐坊里弹唱南音。

  记者驻台时,曾在台北观看过几场南音表演,这个传承自泉州的古老乐种经过南音大师王心心的大胆创新,呈现出了多元化的韵味,也因此让泉州南音在台北赢得了不少的拥趸。

  王心心生于泉州,1992年嫁到台湾,并在台北长期致力于南音的传承与发展。王心心认为,南音的传承应从形式到内容上展现新的可能,不应该原封不动地把它锁在博物馆的橱窗里。她的这种观点,让南音在台北的传承有了另一种可能。

  谱曲寄乡愁

  一个晴朗的午后,记者走进蜿蜒曲折仅容两人错身的兴城街巷弄,步入心心南管乐坊,见到了王心心。她发髻挽起、眉目低垂,一人独自抚琴扬声,仿佛从古画中走出的女子。

  自随夫赴台,南音就成了王心心最亲密的“伙伴”。生于泉州的王心心从小就浸润于南音的世界。四岁开始,父亲就一句句教她唱词。王心心回忆说,第一次到台湾,她拿着父亲亲手做的琵琶弹着弹着,突然哽咽唱不出来了,那一刻开始,她知道了什么是乡愁。

  2013年,台南文学馆找到王心心,希望她能够挑选几首余光中的诗谱曲并演唱。王心心一下就选中了《乡愁》《洛阳桥》等与家乡有关的作品。余光中祖籍永春,他的叔叔一生挚爱南音。余光中告诉王心心,他的诗歌能用南音演唱,也算完成了叔叔的一桩心愿。听罢王心心谱曲的《乡愁》,余光中激动不已:“我的这首诗有很多人谱曲,可是这个南音版最让我感动。”此后,他还专门写了《千古南音侧耳听》一文。

  王心心告诉记者,这次新诗创作的成功带给她自信。传统的南音作品大多描写深闺怨妇的情爱,凄美浪漫有余,却未必适合向大众推广。自此,王心心大胆尝试从唐诗宋词入手谱写新曲,如李清照的《声声慢》、李白的《将进酒》等,让观众用全新的方式去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

  大咖成戏迷

  心心南管乐坊创办于2002年,刚开始王心心没有任何管理经验。幸运的是,台湾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伸出了援手。林怀民是王心心的铁杆戏迷,他请旗下越界舞团的资深舞者罗曼菲及其整个行政团队帮助王心心筹备乐坊。后来,云门舞集第一代舞者吴素君也加入心心南管乐坊,并一路相伴。在友人们的帮助下,心心南管乐坊顺利推出了《昭君出塞》《胭脂扣》《葬花吟》等经典剧目。

  王心心告诉记者,过去南音的演出比较随性自在,观众可以随意进出,喝茶嗑瓜子,台上演员遇到台下熟人甚至还能点头打招呼,在泉州人们称之为“玩南管”。不过,林怀民等人的介入,让心心南管乐坊创作的作品,不论是灯光舞美,还是服装造型,都有了“国际范”,更把传统的南音表演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

  没有舞蹈经验的王心心曾对自己的舞台肢体动作信心不足。林怀民告诉她:“不用跳舞,但你的出场、落座、弹拨琵琶,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舞蹈。”王心心这才发现,原来以前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是不美观的,起坐时身体应保持直上直下,头不能随意转动,才能呈现一种整体美。

  如今,王心心可以独自一人在台上弹唱整整45分钟,人们不仅被她的乐曲吸引,更乐于欣赏她优雅的肢体语言。其良好的舞台表现,常常博得满堂彩。

  跨界来合作

  在王心心看来,南音的传承不应只是墨守成规,要勇于突破,大胆创新。近年来,王心心尝试与各种领域艺术家跨界合作,让南音走进了现代剧场。

  2008年,北京奥运艺术节的重要节目之一《马可波罗神游之旅》邀请王心心参加演出。全剧以“金木水火土”为主题,呈现马可波罗超现实的旅行想象。王心心饰演女王,揭开序幕带领观众神游各地。原本,王心心担心传统南音难以与法国舞剧结合,没想到最终效果很好,这也让王心心坚信南音跨界的可能性。

  此外,王心心还先后与法国歌剧导演、古琴演奏家、西洋交响乐团等诸多艺术界人士、团队合作,碰撞出耀眼的艺术火花,并把古老的南音带上了世界的舞台,登上法国“阿维尼翁艺术节”、德国“皮娜鲍什国际舞蹈节”、比利时“法兰德斯艺术节”、温哥华“世界音乐节”等。

  近两年,王心心又逐渐回归南音沉静内敛的音乐特质,创作出一批佛教题材的作品。在演出形式上,她更打破四个乐器一起从头演奏到尾的传统,让三弦、洞箫等逐一独奏,营造出截然不同的演出氛围。她认为,唱南音就像写书法,可以用粗笔也可以用细笔,只要骨架还在,就可以大胆创作,让南音走进各个领域,被更多人接受和喜爱。(本报记者 陈梦婕 文/图)

[责任编辑:福建台办张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