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青在闽  >   创业

我想让很多的台湾年轻人来大陆看看——孟宪霆先生心底的两岸三代情怀

2018-07-23 13:56 福建省台办
  台湾青年简介:孟宪霆,男,出生于1989年1月,台湾金门人。201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毕业后就在福建从事台湾人才引进和扶持台湾青年就创业工作。

  孟宪霆在平潭生活3年多了。
  自平潭县改区,成为大陆对台经济开放的实验区以来,小小的东南海岛上,便来了许多海峡对岸的朋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和台湾朋友一起喝福建茶,聊台湾事,也成了一部分平潭人日常生活的一件乐事。如李白与众兄弟“会桃花之芳园,叙天伦之乐事”,李白之乐,源自于他一生的漂泊时,喜逢远方来的众兄弟,人生何其可乐!台湾同胞与平潭人,又何尝不是离散许多年的一衣带水的兄弟呢?
  我接触到的台湾朋友,大都是上了一定年纪的。我发现,到大陆来的这些台湾同胞身上,都藏着一种情怀,这种情怀,承自于上一代人,乃至于更老一辈人对家园故土的留恋。
  
  1989年出生的孟宪霆来自台湾金门,他称自己为“创二代”。
  我不这么认为。
  孟宪霆的公司面积不大,装修十分简约。一套300平方左右的房子,数张办公桌椅,十来台电脑排列在外面的厅里,简简单单,干干干净,这是员工工作的地方。中间是用磨砂玻璃隔出的两个房间,一间是接待客户朋友的茶室,另外一间因为门关着,我没走进去,大约是一间会议室。剩下的地方,便是挺大的一个卫生间。我见过很多子凭父贵的创二代,各种正经营或即将上马的项目的噱头十分吓人,谈吐举止也显得优越,甚至有些创二代们,不单单在吃穿用度上显得派头十足,连公司的装修也显得十分派头。
  刚刚和孟宪霆联系的时候,他以为我是某个报社的记者,便早早提前到公司等我。因为是周末,公司只有他一个。我到了,他便坐在茶桌前,一边为我们泡茶,一边等着我的提问。他年纪小,是个小胖子,戴着眼镜,一副很正式的样子,这倒让匆忙前来的我显得有些失礼。因为是临时性的拜访,我没有做采访提纲。我的本意是想和以往一样,去认识一个新的台湾朋友。
  他见我没有发问,便自说自地从茶叶说起。他泡的是乌龙茶。乌龙茶应该是他的一个台湾同学送的,他说那位同学也在大陆,在漳州,种了几千亩的茶树。他说这应该算是在福建最大的吧。他一直和我强调乌龙茶和冻顶乌龙的区别。看着他熟练地往盖碗里冲水、控制水温、出水、倒茶……我很好奇,台湾同胞也是这么泡茶的吗?我是知道台湾乌龙茶的,台湾茶叶本身是从福建移植过去的,乌龙茶是福建茶叶中半发酵的品种之一,我还见过一种牌子的乌龙茶,上面印着台湾地区前任领导人马英九的照片。但我是很少喝这种茶的,感觉喝多了太腻。孟宪霆似乎十分喜欢,锲而不舍地冲了一泡又一泡,直到味道淡了。
  我便问,台湾同胞平时也像你这样泡茶的吗?
  他笑了笑,又为我的杯子添了新的茶水。然后对我说,在台湾,泡茶要分地区分年纪的,一般喜欢喝茶并且会泡茶的,都是上了一定年纪的人。
  我问为什么?是因为大多年轻人喜欢喝饮料咖啡吗?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他告诉我,台湾分为北部、中部和南部,中部和南部喝茶的人偏多,北部的基本很少。因为生活节奏太快又寸土寸金,便缺了喝茶的时间和场所了。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唐代刘贞亮《饮茶十德》中的一句话:“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往小里说,文化是一个人道与志的体现。大而说之,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若死,家国安在?茶,也是一种文化。孟宪霆说,在台北,你可以很随意的遇见一家咖啡厅,但是你很难找到一家可以供你闲坐的茶馆。
  孟宪霆又跟我提起他的另一个做蛋糕的台湾同学,也正准备来大陆创业。孟宪霆说了许多关于他的台湾同学创业的事情,似乎还没说到他自己。
  我说,今天我们还是说说你吧。
  孟宪霆停了一会,重新给他右手边的水壶里续了一壶水,熟练地摁下烧水按键,然后转头看我。
  “其实,我这家公司是有自己的理念的。”他说。

[责任编辑:福建台办张宁]

相关推荐